“两口子”的由来:穿越大半个中国去泡澡

 

饶佳

有位诗人前两年写了一首诗,火遍了大半个中国。诗的大意,是要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!或许,在现代人的三观里,很多人都主张爱TA就该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TA,这也无可厚非,只要你能睡得到。但我在想,穿越大半个中国可是一件旅途劳顿的事儿,不管谁睡了谁,睡之前想必是要泡个澡的吧?

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,这种事儿要是放在古代,可就难于上青天了。古时候交通不发达,许多地方连基本的官道都没有,仅有一些羊肠小道,普通老百姓的主要交通工具仍是双脚,穿越一州一县都相当困难,更别说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个人了。因此,古人谈恋爱及婚嫁等美事,仅限于本村周边地带,即一天内可以靠双脚来回的地方。

古时候男女婚配,比较文乎的说法叫“伉俪”,伉指丈夫,俪指妻子。“夫妇”一词,现在虽多用于书面语,貌似正规,在古代却是个不上纸墨的土话。“两口子”的叫法,如今虽然十分普遍,而约定俗成才不过百余年光景,因为在《尔雅》和《说文解字》等古典辞书里均找不到其解释,即使成书较晚且号称百科全书的《红楼梦》,写了那么多一对对的怨偶,一双双的情侣,俚语方言满纸飞,却也不见“两口子”三字露面,难道两口子一词仅为民间称谓,上不了台面吗?

细考“两口子”的由来,还真有一段九曲回肠的故事,而且是穿越大半个中国那么长的故事。故事的男女主人公历经劫难,穿越了大半个中国去相爱,而更有意思的是,他们穿越了大半个中国去洗澡。古时候情人幽会之前,若想通个信儿都很难,若想洗个澡香喷喷地再去,就更不容易了,不像现代人家居装备精良,出门前可以在恒洁浴缸里泡个澡,或在恒洁磁悬浮淋浴房里用幻趣花洒淋个浴,甚至再喷点儿迷情香奈儿啥的。

据传,乾隆年间山东有一个叫张继贤的小才子,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认识了本地恶少石万仓的漂亮妻子曾素箴,二人一见钟情,偷偷往来。那个石万仓,是个游手好闲酗酒成性的家伙,一次饮酒过度引起酒精中毒身亡,石家人怀疑石万仓是被其妻曾素箴害死的,于是告到衙门,说曾素箴因偷奸杀死亲夫。县官接状后,未经细细审问取证,就把张继贤和曾素箴打入大牢,判为死罪,从县府押到京城。

一次,乾隆阅案,看到张继贤的供状,见其文笔不凡,十分惊讶。于是亲自到牢中去看望张继贤,交谈中乾隆确信张继贤是个才子,便有心救他。不久,乾隆下江南私访,途经微山湖时,停留了几天。乾隆在熟悉了这里的山山水水之后,便御批:将张继贤发配到微山湖的卧虎口,将曾素箴发配到微山湖的黑风口。

张继贤、曾素箴二人虽有奸情,但被判谋杀双双入狱,却是大冤枉,或许是他们命中劫数,好事多磨,好在狱中服刑时,他们的思慕之情始终未断,这次获皇帝恩准发配到“两口”,可谓劫波度尽,苦尽甘来,实在是喜出望外。那以后,二人便时常穿越卧虎口与黑风口,互往互来,甚是自由。他们这样幽会来往于“两口”之间,渐渐被当地人称为“两口子”。再后来,“两口子”就衍指为“夫妻俩”了。

到了河北人嘴里,则把两口子称为“两口儿”,那语调轻轻软软,柔柔甜甜,亲切了许多。新婚燕尔,谓之小两口儿,一对头白,叫作老两口儿。既为两口儿,越老越香,真如两个酒盅齐举对饮,品咂越陈越醇的老酒一般。

从蒙冤入狱到押解京城服刑,再从京城发配到两口,张继贤与曾素箴可谓是穿越了大半个中国,相爱真不容易,发配到两口之后虽然稍稍自由了一些,但幽会前要想洗个澡,限于当时的条件,那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。好在两口之间溪水众多,张继贤与曾素箴每次穿越两口前,必先于溪水中沐浴,任溪水潺潺漫过身体,柔软舒适,健康而又野趣。

当今时代的人,要想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谁,虽然一路上也很辛苦,但比“两口子”容易多了。车马容易,洗澡更容易,如果住的宾馆还比较高档,又恰巧遇到全套的恒洁卫浴淋浴房、浴缸和花洒,那可就诗意盎然了。有了恒洁卫浴的时代,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,或是穿越大半个中国去泡澡,已不仅仅是诗人的专长了,浪漫属于每一个富有诗意的人。

2017年10月,宁波

作者|饶佳,女,安徽黄山人。笔名星芽。90后诗人。曾获第二届淬剑诗歌奖等多种奖项。